位置: 主页 > h57888.net >

曹芹包衣奴隶家族没有写作红楼梦的潜质(上)(转载)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今天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再也不会相信来历不明的失学孤儿,任何传世诗文裸无的曹某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就像今天躁动的明星,靠疯狂炒作走红,到底也须演出一两部哗众取宠的闹剧。曹某在康雍乾时代的文学舞台没有半丝气息,今天的曹奴不知道在炒作什么无头枯骨,孤坟野鬼。今天有头脑的人们都是根据红楼梦厚重的文本故事的特质来寻找思想行为真正与之相符的作者。这种方法当然蔑视既无证据又无逻辑,唯心主义的“胡说假设”,以及以贾证曹自欺欺人的弱智游戏诡辩术。

  与文本故事相符,就是遵循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方法。在此基础上看问题,随便找出几条理由就足以证明曹包衣作者之说纯属荒谬绝伦的无稽之谈。

  第一(本人无意在此贬低异族,只是讲明道理)历史唯物主义认为,民族的划分不以遗传基因为基础。民族的划分是以语言,文化传统以及遵循的民族特有的生活习惯。满清皇帝不但要求满州八旗不忘“国语(满语)骑射”,甚至汉族朝臣也要学习满语,八旗当然不必说,连汉人的也用满语发号施令。而且薙发令之下,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这是极端仇视汉族文化生活习俗,必欲以惨绝人寰的方式加以灭绝的表现,发髻是汉族数千年的文化生活习俗,没有了它,怒发冲冠的成语都无从说起,满族秃额后辫,怒发无以冲冠。满清不以汉文化自居,更不以汉文化自豪。就是鞑虏的专制。甚至辽代和元代的统治者都没有要求薙发易服,北魏统治者还曾强制汉化。后金的民族融合甚至不如前金,比如元好问就不主张南宋夹击金国。无论从士大夫,还是民间帮会,清朝没有使其在内心深处真正取得认同感。无论是哥老会,哥弟会,天地会,太平天国,直至孙中山的兴中会,同盟会,宗旨都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请问,为“大骚鞑子”洗衣服倒马子起家,自家本身就是留着猪尾巴的大骚鞑子的包衣贱奴“二骚鞑子”曹子曹孙,吃的大骚鞑子恩赐的闲差织造饭,可能在书中诮骂史湘云“故意打扮成小骚鞑子”吗?骂的何等轻松自然,日常思想意识的信口流露。若没有华夏文化的社会大环境和汉服汉装诗礼世家的小氛围,可能笑骂脱口而出吗。所以书中仅此一骂就足以否定任何满汉旗人是作者的可能性。何况于曹寅,李煦抬旗攀高枝的外八旗。骚鞑子的概念潜意识从何而来!曹李二包衣旗人之家女子本身都是满族格格妆扮,本身就是“小骚鞑子”,不然曹佳氏何以待嫁讷尔苏?曹李二家敢着汉服迎接圣驾吗?难道曹佳氏,李佳氏身着汉服见面就满嘴臭骂满族妇女“小骚鞑子”以迎康熙圣驾?足以证明贾史王薛绝不是旗人之家!史湘云更不可能是旗人李煦家什么人,否则本身就是小骚鞑子,何须“打扮”。岂不是等于扇自己以及祖上曹正彦曹世选清脆响亮的大嘴巴!还是先在李陵碑一头撞死以谢华夏祖先,再骂骚鞑子不迟!

  再说曹包衣家族本身就是石敬瑭微不足道的孝子玄孙,有什么资格,脸面和理由大言不惭地仰望岳武穆!满清为了混淆视听,偷换概念,强扯在三国时期国内争霸战争中无能败亡的关羽压制在抵抗外敌侵略战争中百战不殆的南宋岳飞,以关岳一体淡化反侵略的民族英雄。所以在清朝岳飞从不单独立庙。到处兴建关岳庙。所以旗人大鞑子,二鞑子都不可能单独敬仰称颂岳武穆坟前之松柏。这倒为土默热的作者杭州之说提供间接证据,因为岳王坟仅在杭州西子湖畔,十几岁的宝玉从未涉足它乡,不是杭州,何以得见岳武穆坟前之柏。真正的作者可能是非汉非满,祖先卑躬屈膝投降的包衣贱奴二等鞑子吗?曹包衣二鞑子的汉文化身份,底气从何而来?仅此“小骚鞑子”一骂就足以发配宁古塔,乃至满门抄斩,灭九族!所以仅此一骂就足以戳穿任何旗人曹包衣家族成员作者身份的谎言!

  第二 在清一朝,无论从三藩吴三桂,尚可喜,耿精忠,到年羹尧,岳锺棋,直至清中晚期的曾国藩,袁世凯,这些立过盖世奇功的汉族封疆大吏尚且心存侥幸,心存疑虑,诚惶诚恐被销藩夺爵甚至灭门。可曾高枕无忧作王侯公爵美梦。一个投降苟活的汉族包衣贱奴,身家勉强从五品,既无济世之才,又无匡扶之功,丝毫不涉朝庭军国大政的织造府闲差售卖杂役采办,曹寅因为亏空恐惧,自我惊吓而死。这种境遇哪有四王八公,位极人臣的感觉,扯天大的淡!

  所以作者要么是末世世家之人,张岱,冒辟疆,吴梅村,方以智,洪昇,甚至顾景星等等,要么干脆就是满州顶级显贵废太子胤礽,明珠纳兰父子,傅恒,甚至讷尔苏。现代有头脑的人甚至一部分红学家,曹学家已经认识到红楼梦完全不是织造府曹家的故事。既然不是曹家的故事,为什么就非得由曹家某某人撰写,真正亲身经历的其他姓氏之人反而坚决不能是作者!有人就认定红楼梦是隐喻满清雍正乃至乾隆的家丑。果真如此,爱新觉罗家族成百上千皇亲国戚感觉不公平,冤屈不称心意的,甚至野心勃勃的人多了去了,他们的文化程度谁也不比曹包衣家族低,全都没能力写,非待远在苏省的什么贱奴曹包衣二鞑子操笔,揭秘。曹包衣家在皇帝身旁有情报网乎,电报网乎,互联网乎?事无巨细曹包衣都知道。并且似乎在清一朝独曹包衣家族有皇帝文字狱的丹书铁卷免死牌?曹包衣有几个脑袋,曹包衣家能耐忒大了吧,胆子忒大了吧,操心过头了吧,香港最快开奖现在直播。管的太宽了吧。然而造神运动都可使其想当然!

  第三 贾母曾经闲闲数语说到在湘云的年龄(14,15岁)家里有个昆班。试想,即使按曹奴的1744年开始写书,说的三十年前即1714年间的故事,贾母年轻60岁回到湘云的年龄,即1654年,满清在北京尚且立足未稳,皇亲国戚尚且没有家班。何况曹家最早1663年才任江宁织造,李煦家更晚30年始任苏州织造,就是刚上任前几年也不可能就有家班。所以1654年曹李两家都没淡可扯,1664年曹家也不可能立即养昆班。而直到1694年李家仍然养个屁昆班!没的扯臊。史太君与李包衣家族扯不上关系!何况迄今并没有曹寅李煦有家班的记载。

  见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跪奏:“窃奴才自幼蒙故父曹寅带在江南抚养长大,俾令承嗣父职。奴才到任以来,亦曾细为查检,所有遗存产业,惟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鲜鱼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七千两,江南含山县田二百馀亩,芜湖县田一百馀亩,扬州旧房一所。此外并无买卖积蓄。奴才问母亲及家下管事人等,皆云奴才父亲在日费用狠多,不能顾家。此田产数目,奴才哥哥曹颙曾在主子跟前面奏过的,幸蒙万岁天恩,赏了曹颙三万银子,才将私债还完了等语。奴才若少有欺隐,难逃万岁圣鉴。”隋赫德的奏折更是将曹包衣家的桌椅板凳都登记造册,能遗漏了大,小“观园”?!所以曹包衣家境如此,不能顾家,也无权顾家!所以富贵个屁,养个屁家班。

  红楼梦是华夏世家生活的没落之梦,所以红楼之梦就是晚明,末世之梦,所以才有末世之说,末世之人。谁是末世之人,谁能代表末世之人,从精神和物质上说当然是明末遗民。当然还须具备钟鸣鼎食,锦衣玉食世家生活的经历。更主要的就是与生俱来,根深蒂固的华夏文化基因。甚至汉文化生活的杂学旁典的生活经历。鼎革之初的传统世家仍然“乍贫难改旧家风”,难免有末世之思。所以红楼梦就是先朝贵族家庭生活长恨歌的经典!否则第一回脂批安敢妄称“庄子,离骚之亚”?

  纵然如此,作者具备末世之人的生活经历和精神状态还不够,还要有感天动地诗词歌赋,引章据典,信手拈来的文学才能。这种才能是在恬静自然的中华文化状态下的浸淫,陶冶而成。华不华,夷不夷,异族的包衣贱奴家庭绝不可能天作而成!

  所以土默热所开创的洪昇说从方法上讲是属于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笔者很大程度是赞同的。但是赞同不等于盲从。也许,执笔者,构思者出自洪昇一人之头脑,手笔,但是土默热的晚明文化背景也好,庄子离骚之亚也罢,洪昇一人一家仍然难以全面担当。

  就说千红一哭的千红,应与千夫相对应,(譬如鲁迅诗,横眉冷对千夫指)。红色是汉族女子的招牌颜色,千红当指全体华夏才女,当世名媛,绝代佳人。即使洪昇或者冒辟疆单独一家一府抑或秦淮八艳,蕉园诗社,王中王论坛www74123com,任其多么风流典雅,就人数而言,加在一起也不过寥寥二十几人,千红一哭的壮烈仍然担当不起。更何况曹李旗人二包衣家庭根本不曾有女子诗社,曹佳氏,李佳氏没有任何会作诗的半点传闻,其家族也没有任何才情女子为当时以及后世所知。但凡有一丁点诗才,二包衣早就会刻录送人,再往天上吹捧。袁枚的《随园诗话》也必然搜罗记载。旗人本来就最爱显摆(老北京旗人土话“臭显”),尹继善之所以四督江南,逢人就死活唱和,皇上本意就是让他到江南显摆旗人的诗才。据《江南女诗人别集》统计,在清一季,仅长江下游有名有姓的女诗人就不下三四千人,而其中却没有一位与曹李二包衣家族沾边。为此可以确切证明曹,李二包衣家族女性根本不会作诗!而且,旗民不通婚,旗人女子从不着汉族妇女服饰,都是满族格格妆扮,旗人妇女服饰就是蓝黑色,从不着大红中国红。所以曹李二家女性只能代表一两位旗人姑奶奶的蛮横秉性,一红不红,谈何千红!与华夏众多才女千红一哭不着边际,从何说起,风马牛不相及。曹佳氏嫁讷尔苏郡王抬旗女婿,又有什么可哭的,曹包衣们偷着乐还来不及呢。曹李二包衣家族的事体处处与红楼梦格格不入!曹包衣家族既没有一荣俱荣,世代包衣有什么荣耀?以捐银拍马屁得来的从五品员外郎虚衔,又能有多少荣耀!?曹包衣家族也没有一辱具辱,曹頫(寅从孙)抄家之后,曹宜仍任佐领,曹颀仍任茶房总管,曹天佑任州同,始终是与织造府相当的五品左右小官,不高不低,根本没有影响。从所有曹家的相关资料看,曹姓受穷的仅限于来历不明,好吃懒做,摇尾乞食的失学纨绔曹某雪芹一人而已,而且其受穷原因是吃喝嫖赌所致。所以贾府叙事与曹包衣家族毫不相干。

  不满不汉的旗人包衣贱奴家族本身暗含某种为虎作伥的汉奸邪恶嘴脸,曹寅出入以书掩面,如同窃贼一般。自知鞑虏主奴是乘明朝内乱窃据中华,根本不具华夏汉族文化的正统自觉性和自信心。

  红楼梦绝无隐喻任何清朝官宦家族兴旺,衰败的可能。那些埋头痴迷于曹包衣家族考证索隐,附会的曹学家们,首先应当明白一条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没有人著书立说为了隐喻而隐喻。都是为了披露隐情,为了有话要说才稍加以隐晦的手法!

  李实号虚庵,所以李虚庵 = 李玄庵,再转借诗人李白之名取白为姓,白虚庵:白玄庵:白玄。李白李太白,白玄白太玄。《玉娇梨》点明李实却不表其事,以白玄明喻李实!

  再比如《儒林外史》作者的晚辈亲戚作金和跋点明大部分儒林隐喻。儒林文字一出,当时知情人多的很,彼此心照不宣,孙辈金和都予披露。看看《儒林外史》如何指明吴檠,吴敬梓与杜慎卿,杜少卿。

  三,檠,卿读青,青指木。所以,杜慎卿= 吴慎檠 = 吴珍重青 = 吴敬青 = 吴敬木= 吴檠!

  四,梓是木的代名词,古代木版印刷,开雕付之剞劂,谓之杀青,谓之付梓。一个意思。

  所以作者写书如果真的具有隐喻的内容,那末与其说是为了隐喻,不如说为了显露。隐喻就是为了更为世人显露!而不是为了当时乃至二百年后今天的考证设置迷局。就比如靖难之役,建文帝下落不明,考证揭密还有点意义。一个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活动没有任何影响的微不足道的包衣贱奴家族,发不出那么大的感伤,没什么可隐喻的,设置个购屁迷局。如果作者有意隐喻或者明珠,纳兰性德,或者傅恒,或者张侯家事,甚至什么织造府曹包衣,他的目的何在?是欲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实真相公之于众,造成满城风雨,从而轰动朝野,已达到为其平反昭雪的目的?若果存如此目的,其必稍加提示更易为当时朝野所知才对,否则隐晦至深,其效果等于游戏笔墨。家庭抄没破落了,甚至沦为乞丐了,哪有脸面,哪有闲情逸致游戏笔墨?如果隐喻,当时人早就看出来了,哪用猜测两百年还不着边际,争论不休。如果书中隐藏连当世知情人,亲历者都看不懂猜不透的所谓“谜”,那么所谓谜不谜的就纯属读者自己的“作茧自缚”“庸人自扰”。后代人星移斗转,时过境迁,更没有神交,仅仅读了几句旧书本不知情的人,非亲历的人的只言片语就仿佛感觉似当事人一样身临其境了?甚至连四书五经都不曾开蒙,自我感觉倒比古人更懂藏头诗,更通晓康雍乾时期的政治勾当!假如作书的初衷为了让人索隐披露,必然指望当世知情当事之人,绝不可能指望两百年以后,为了提升职称的人去查资料考证揭密。况且一部小说无论如何也起不了制造舆论,平反昭雪的作用,事实上靠“闺阁昭传”制造平反舆论本身也是笑谈。况且纳兰,傅恒,张侯皆无反可平。而织造府因为亏空,转移财产,骚扰驿站而抄没本不是什么冤案,而织造府既不是官府,也不是私宅,无任何因典型而引起物伤其类的共鸣。其对于江南百姓民生无半点瓜葛,老百姓为一家满清包衣贱奴的衰败只有幸灾乐祸而已,关渠何事!所以织造府曹包衣家族的灭绝不会引起朝野任何人的同情以至为其鸣冤,甚至今天吃曹包衣家族考证饭的曹学家们也未见其为曹包衣家族抄家灭绝而落下半滴泪。历史事实也是如此而已,曹包衣一家灭绝在清一朝微不足道,实在是大道车辙之下碾死蚂蚁一类新闻。所以不论红楼梦作者是谁,贾府都绝无隐喻清朝某一特定旗人官宦家族的可能。

  现代人假设红楼梦隐喻什么织造府,从而附会曹包衣家族的所谓“真实故事”,简直是愚蠢之极的弱智游戏。明清数百年间,五品以上的官宦世家何止成千上万姓,任取一家的传闻轶事家谱都有比曹包衣更类贾府的证据,只是没有人作过海选,筛滤。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官宦世家大都类此贾府。倒是曹家世代包衣奴才家族,特别与寻常官宦家族不伦不类!

  如果红楼梦对织造府有所隐喻,首先是同时代人,或者亲历者知情者以及其亲属后代可以指向事实,稍加点评。甚至在寅,颙,頫,甚至随赫德任职之时有曾出入织造府者大可详说备细。(一部《随园诗话》,知情者舒顿舒仲山点评披露出多少事实真伪,而舒仲山也丝毫不认为红楼梦是织造府曹家故事)。红楼梦“假设作者”果然隐喻曹家事,只能指望博得当世人的同情。岂能寄希望于两百年后,出生一位胡适之,身为上海亚东图书馆股东,作标点红楼梦的广告,为应付汪孟邹老板的再三催促,随便应急抓个曹雪芹为作者,敷衍了事。彻头彻尾的学术腐败,欺世盗名。这样商业活动不负责任的广告语,竟然当成学术成果诈骗国人一百年!其后几十位徒子徒孙,搜寻检索满清所有内务府档案,清实录,地方志,以至曹姓几代旁系家谱,考证百年,贾曹两府人员与故事仍然驴唇不对马嘴。“作者”将家事隐晦到如此地步,乃至利用现在技术手段得到的证据都显得非驴非马,指鹿为马,其原始动机目何在?“作者”但凡有万分之一的家族隐喻目的,何至于当时根本没有任何满州权臣,旗人贵族,以及苏省官民知情者联想到什么织造府,当时根本也没有任何人指出一丝一毫织造府的工作生活细节而认为是织造府曹家的故事。织造府抑或在金陵的曹家旁系亲属,曹姓族人,盘踞六朝古都风流之地的南京一隅六十余载,照红楼梦贾府的规模,十几房人家,主仆总共两千余人(麝月所说),还不算史,王,薛其他三家,影响力得有多么浩大。而曹包衣家族却没有任何女子诗社之说,其但凡有一星半点才子佳人,裙钗社盟的趣闻故事,如此钟鸣鼎食之家,民间野史轶事也必然记载。哪怕流言蜚语,街头巷议,坊间故事,门丁,杂役,挑脚,伙夫,厨娘,奶妈,丫环,小子等等,闲聊唠嗑也能扯出几分内幕。

  所谓曹,李,孙三大包衣织造府除曹寅不过有那么点拾人牙慧的附庸风雅之外,其余的奴才儿孙,不曾师从什么名儒,甚至没出过一位斗方名士。曹家既不参加科举,更不着博宏。清朝包衣家族不允许参加科举,曹寅自己根本也没权要求儿孙参加科举,曹家不会有任何政老训读宝玉科举之事。所以曹家既谈不上“诗礼”,包衣贱奴地位更远没资格称什么“簪缨”。如果几代异族的包衣下贱奴才称得“世家”,那简直就是“国笑”,“国骂”!。倒也是!“世”代包衣之“家”。

  自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以来,到清朝民间传闻,野史轶事,笔记小说多如牛毛,特别是类似《茶余客话》曹芹同时代有名的笔记不下十几种,上百万字。曹家如果真有茶余饭后可供咨谈的故事,绝逃不过当时那种单调社会生活状态人们无聊的耳目。难道当时之人反不如二百年后的民国时期一时偶尔关心之人渠道更多,更能打听,更能解谜!奈何二百年后,胡说假设,死缠滥打的考证,仍看不到织造府有什么贾府的影儿!所以曹包衣织造府那点不明不白,不关痛痒,树倒猢狲散的屁事,曹包衣自己也知道没什么值得隐喻以待考证或者引起共鸣,曹包衣家人既没有类似贾府的生活素材以供写作,更没什么可隐。

  所以红楼梦不是任何某一特定清朝旗人家族的隐喻,后世索隐纯属庸人自扰,自欺欺人,自作多情的闲扯淡。

  红楼梦开宗明义文字就先声夺人,借题发挥,说出了很多世俗概括性的感叹,比如好了歌,比如甄士隐的解说词。稍加对比就会发现,其许多含义并非红楼梦内容的谶语,而是具有普遍的社会意义。比如“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文不对景。红楼梦并没有描写贾赦等人因嫌纱帽小而钻营,而怨恨,所以致使枷锁扛的原因也不为此。“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等等诸多解语红楼梦也都是无文对应。其所谓作者自云,当日女子见识皆在“我”之上,就书中女子而言各有优缺点,也未见有什么大作为,见识与宝玉看起来也没有天壤之别。这样的一家一府,几名表姐妹如此而已的表现也不能说明普天下闺阁有人无人。倒使人想起秦淮八艳,侯方域为李香君作李姬传,原为李姬见识在侯生之上。柳如是欲携钱谦益投水殉国,如是果然身先入水就义,而钱牧斋以怕水凉故却。柳如是其见识也远胜钱老多矣乎!贾雨村是进士及第,才情很大,大观园题字非待雨村来拟,所以贾雨村甄士隐也许暗指那些有齿,无耻的“一臣”,“贰臣”。所以作者用事隐喻必非始于自身一人,也非止于一家一府。

  所以红楼梦是对典型传统世家没落的哀吊。“斯亦太过”,红楼梦原想继庄周,屈原,以小说故事解释,演绎庄子离骚。借以超脱,借以哀悼,借以离忧离愁。贾雨村在第二回,历数远自尧舜孔孟,近自唐伯虎,倪云林,祝枝山。而且特意指出宝玉“八九亦是这一派人物”。必为“高人逸士,奇优名倡”。就是指宝玉之才堪与之前辈附骥追尾。第一回有作者(宝玉)自云,当日女子,亲身经历。第二回还怕读者不明白,又借冷眼旁观者假语村之口再次强调宝玉“是这一派人物”,所以已经明确向读者坦言交代作者就是书中主角贾宝玉,其为当代之“高人逸士,奇优名倡”,与前辈一样都是以传奇,文章惊世者。而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等等明朝中期具国士之风的文学艺术家在时间上紧随其后者数谁,谁属?当然是明末清初的风流才子。张岱,冒辟疆,侯方域,陈贞慧,方以智,吴梅村,钱谦益,等等,以及后来的吴乔,王渔阳,李笠翁,顾景星,洪昇等等。他们都是“应时而生”,江山易主,神州鼎革之际舍尔其谁。他们当时都是文章传世,著作等身,名满天下。假语村言这段话打断冷子兴的庸俗闲言碎语,看似突兀脱节,莫名其妙,不知所云,实则高屋建瓴,大声疾呼,声嘶力竭,意在语不惊人死不休。已经说的太清楚不过了,稍微有点明清之际的历史知识,文学知识者还能不明白吗!再三提醒读者绝不能对明末清初“劫”“运”时期这样一大批国士之风的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风流才子视而不见。语村不可能毫无根据莫名其妙的跳跃两个世纪后指向清中期,任何文学成果裸无的井底之蛙什么在旗之人曹雪芹。退一万步说,如果雨村确实有意指向乾隆期二敦交往的草芥曹雪芹,那么贾雨村“近日”所定义的时间与人物参照位置就要向后自然延续,雨村的话就应说成“尽日之冒辟疆,吴梅村”,或者“近日之王渔阳,李笠翁,洪昇,孔尚任”等等。即便如此他们踞曹雪芹相隔也有一甲子或至百年了。至少四大名剧的作者洪昇,孔尚任南洪北孔是真正的“奇优名倡”,名声文才绝不亚于倪云林,唐伯虎,绝对没有理由跨越忽略。细论红楼梦文本,当然也是张岱,冒辟疆,吴梅村,方以智,洪昇,甚至顾景星等等更接近作者的思想,阅历和家事。这些人如果是作者一点都不令人惊奇,取决于谁最愿意倾述心声,谁鱼鲠在喉不吐不快。

  《红楼梦》很详细地描写了很多中国人的服饰(是中国的服饰,而不是满清的服饰),而曹雪芹出生在满清,当时中国人早已被蛮夷剃发易服,服饰早不是中国的,曹雪芹文学功底再好,也不可能准确的描写他没见过的东西。

  各位1980年后出生的人,有谁能准确地描写1960-1970年中国人的穿着?

  《红楼梦》真正的作者,必定是出生在明朝,而明亡时,起码超过30岁。举报1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破锋校尉时间:2016-09-01 11:13:46顶楼主一下啊,楼主写这么多,不能没人看啊。

  但是红书里面有很多满语词汇,是不是后来人加的?举报2楼埋红包点赞作者:瓜田老农_如皋时间:2016-09-02 20:37:25@破锋校尉 2016-09-01 11:13:46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http://www.h57888.netwww.h57888.com,平特王心水论坛,www.707080.com,六合明珠www.093333.com,www.707888.com,刘伯温特码网,228333.com,www.666608.comwww.h57888.com,平特王心水论坛,www.707080.com,六合明珠www.093333.com,www.707888.com,刘伯温特码网,228333.com,www.666608.com
一肖中特平免费资料| 管家婆网平特一肖稳赚| 神童网6hstcom| 小鱼儿一字定乾坤资料| 香港马会特马资料| 亚视免费资料大全| 六和彩品特轩网站| 好彩网| 世外桃源藏宝图夜明珠| 香港九龙六合开奖资料|